窝窝团24券资金链断裂 青岛团购网站陷倒闭潮

  曾几何时,团购网站凭借便宜实惠的价格、贴近本地生活等特色迅速吸引消费者的广泛关注,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。而现下团购却身陷用户投诉、裁员、倒闭、公众质疑各种负面声音中。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喜悦的从业者,犹如坐过山车一样,正在经历从顶峰跌倒谷底。商场如战场,有人哭着离场,有人煎熬等待。业内人士称更大规模的洗牌可能会在年底出现。

  记者采访了青岛本土团购的鼻祖青年团的客户经理赵柏衡。赵经理向记者介绍了岛城团购网站的现状,“最多的时候,青岛的团购网站数量达到了316家。而目前依然正常运营的还剩不到20家,举步维艰、濒临灭亡的还有十几家。我们也是依托青青岛集团才得以生存下来,目前处于低成本运营阶段。”

  不仅如此,据记者了解,窝窝团的流量已经下滑了一大半。赶集青岛站正在大规模的裁员,之前的规模在四五十人编制,包括20几个采购,20几个业务员,还有10几个技术客服,而现在业务员只剩下5到8个人。2011年上半年G团青岛站的工作人员已经撤回上海总部。据统计,美团的流量正在下降,拉手的网页也很久没有更新了。

  知情人士透露窝窝团、24券资金链基本就算断了。由于大多数团购网站资本来源是风险投资,而年底又是风投资本决定是否继续投入的关键节点,市场环境将会继续恶化,多米诺效应会引发一连串更多的网站裁员、关闭、撤站。

  青年团的赵经理向记者介绍,团购网站行业门槛其实很低,不到两万就可以开一个团购网站。虽然入市门槛低,但是网站后期的维护费用是很高的。另外还会有恶意攻击。由于网站之间的恶意竞争,造成了团购行业利润越来越低,由以前的20%降低到不足3%。全国性网站大多靠风投资本来运作,必须保证每个月的营业额达到一定的数量,目的就是交上一份漂亮的业绩表,让投资人看到希望,继续投资。所以一线来的团购网站都是在烧钱换消费额,换流水。从之前的数据来看,全国性网站确实凭借雄厚的财力迅速消灭了一些本地小网站。

  “满座网CEO冯晓海一句同行之间的恶意竞争,这句话说得简直是自己抽自己。因为能烧钱恶性竞争的全都是有钱的大网站干的事,本地的小网站没钱烧。”一位业内知情人士向记者揭露了岛城本土团购从业者的辛酸秘笈。

  2010年第四季度,全国性的团购网站开始进军青岛市场,致使本土团购网站销售业绩直线块钱是很轻松的事情。突然有一天,你去跟商家谈20%的利润,商家却回答,满座或拉手只要5%的利润。到了晚上回来,有更多的兄弟反应,拉手可以不要利润,满座可以贴钱做。”青年团的赵经理对于今年上半年这场“烧钱竞赛”也是记忆犹新。他告诉记者,美团刚刚进入青岛市场的时候,花20万买了青年团的4万会员。因为像这种风投资金,他们需要第一时间抢占市场。在青岛开战伊始,便做了一个“麦当劳十送十”的活动。这样的折扣对于麦当劳而言,根本不可能。

  实际上也是,美团和麦当劳签订的协议就是我买了你的产品,但是你不能干预我卖多少钱。还有金汉斯的团购是拉手签到的。拉手买断了金汉斯的全国独家代理,市场价格45元每人的自助,拉手以42元的价格购入,但是网站上的卖价却仅36元。赚足了消费者的眼球。

  大众点评、糯米团刚刚进入青岛的时候,24券为了守住自己的市场占有率,8块钱买的果汁1块钱卖,20块钱买的产品5块钱卖。

  在团购网站拼杀的你死我活的时候,同公司的采购为了业绩也会迎合商家,于是网站与商家的结算模式也成为了竞争的焦点。343的结款方式,本来是资产管理公司的体系,被引入到团购中。所谓的343也就是预付款为30%,完成这部分订单之后,网站再支付40%给商家,完成70%时,网站再提前将最后的30%支付给商家。预付款的比例被激烈的竞争哄抬的越来越高,甚至后来有55结款,和一次性预付全款。

  不差钱的大网站的思路本来是先不要利润,把小网站耗死,等到占有稳定的市场份额时,再慢慢调理市场抬高价格。但是,谁也没有料到社会上有资本的人太多了,结果所有的团购网站都在赔钱,在这场疯狂的烧钱竞赛中没有胜利者,都伤了元气。

  由于前期团购行业扩容速度太快,为了完成任务盲目选择合作商家,网站对商户审核不严,导致用户体验差,投诉日益增多。“以前一个月十个单子,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和商家沟通。后来一天一单,再到一天多单的时候,就根本没有时间去精挑细选了。”业内人士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这样做的后果是出现了不诚信的商家携款逃跑,网站被客户投诉淹没的极端案例。窝窝团曾经一次性购买了四方一家烧烤店烤乐多39元自助6千份的单子,网站卖0元,而且全部是预付款,结果这个老板拿钱跑了。还有一家名为童影阁的儿童摄影,接了六家团购网站的钱,老板也跑了,受牵连的团购网站的留言版和电话全部都是用户投诉。“虽然钱不多,只有8块钱,但是我们无条件为用户退款。由于退款时会有手续费,我们损失惨重,那两个月压力很大。”青年团的赵经理告诉记者。

  童影阁事件是危机,但也是转机。几乎是在同一阶段,团购网站不管是大是小似乎都达成了一种默契。就连CEO的冯晓海也喊出了“团购必须盈利,绝不流血上市”这样的口号。而那些扩张过快,只顾一味的往前冲,忽视了用户体验这一重要因素的公司,慢慢的也被市场所淘汰。

  全国性网站靠建站扩张式增容的同时,也因为自身缺乏严格的监管机制,加速了团购网站的洗牌进程。据记者了解,如果要在青岛建站,至少需要五个部门,其中包括技术部、推广部、客服部、采购部、大客户部。这五个部门的经理一般是从总部派来,其余人员都是从本地招聘。这种管理体系之下,站点的工作效率因为缺乏监管而降低。报销制度也无法控制。业内人士称有的站点在工作时间甚至只留下一个客服接电话,其他人员聚在一起打扑克。

  其实真正能把团购当成一种推广手段,认真的了解团购模式,和团购网站合作的商家少之又少。对于一些品牌商而言,团购其实是不需要的。比如青岛本地的商务宴请级别的饭店,就没有做过任何一次团购,因为它的目标人群不是普通老百姓。但是对于一些新店来讲,团购可能会是一个比较好的营销手段。新店有推广的需求,团购能够在短时间内把人气炒起来。像某儿童摄影以定期上团购的方式,已经从最初的一家店开到了现在的3家店。所以如何跟团购合作,也是商家应该认真考虑的问题。

  而目前团购对于大多数商家而言更像一块鸡肋。很少有商家愿意赔钱去做团购。团购带来的热闹人气的背后是重复性,而商家也疲于此种形式的推广,所以商家也就不会再提供很好的服务。出现了很多猫腻,比如饭菜减量,按摩减时间等,这是一种恶性循环。业内人士称解决这个问题还有赖于团购网站对于商家的引导。